东契奇&卡莱尔: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来源:后厂村体工队 2021-12-17 09:07 责编: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文标题:Luka Doncic and Rick Carlisle: The dissolution of their relationship; what comes next for the Dallas Mavericks

作者:Tim MacMahon
编者注:本文作者麦克马洪在独行侠球迷中因言论不客观而口碑不佳,不过我们认为,对于一个记者的发言,其爆料与分析应该分开来看,麦克马洪对球队的分析很可能添油加醋,但他作为一个记者对一些事实细节的爆料还是可以参考的,至于这篇文章的细节有多少可信度,决定权在点开这篇文章的你。
*******
2018年,当独行侠队用探花签选择了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少年卢卡-东契奇之后,他和球队前一年用第9顺位选中的小丹尼斯-史密斯很快成为了朋友。
史密斯带着东契奇在整座城市里转悠,邀请东契奇加入他的社交圈。他们住在同一栋公寓楼里,一起打电子游戏。
他们在打客场的时候也玩在一起,和他们一起玩的还包括了多利安-芬尼-史密斯。
独行侠队把两位天才组成的后场搭档放在他们的首页上,东契奇和史密斯在媒体日微笑着合照,在球队的官网上到处都是关于他俩的介绍。他们与即将退役的传奇球员德克-诺维茨基一起,占满了达拉斯和沃斯堡都市区的广告牌。
但当这对年轻人的友谊日渐深厚时,主教练里克-卡莱尔和球队的管理层却打算把他们拆散,据参与了球队高层决策的消息人士说,他们从来都不相信这对组合能够打出成效。
独行侠队知道东契奇要成为主要的控球者才能发挥巨大潜力,但他们不相信史密斯,他们觉得史密斯是一个占据大量球权的后卫,而且他的投篮很不靠谱。
球队消息人士说,卡莱尔一直怀疑史密斯能否成为一名有效率的NBA首发球员,在选秀之前,卡莱尔曾经希望球队选择多诺万-米切尔,而且在史密斯的新秀赛季中期就对他彻底失望了。
七个月后,史密斯被交易到纽约尼克斯队,在这笔交易里,球队换来了波尔津吉斯,作为东契奇的辅助者。
可能他们俩(东契奇和史密斯)并不是互相适配的后场搭档,但东契奇和史密斯的私交甚好。几位前队友和工作人员说,卡莱尔对史密斯的折磨让他痛苦不堪,也让东契奇感到非常震惊。
消息人士说,在赛季初的一次球队会议上,当卡莱尔指责史密斯嫉妒东契奇时,好多球员都感到震惊了,他们都认为这对史密斯太不公平了。因为他虽然打得不够好,但他很认真地想要和东契奇在场上打出配合。
而球队消息人士说,东契奇特别反感卡莱尔把他和他的搭档和朋友对立起来。
这是东契奇故事的开始篇章,是球队的年轻球员和教练之间的不信任和紧张关系上升的起始点——也表明这种关系会有结束的时候。
“他给达拉斯带来了一个总冠军,”东契奇在12月8日战胜灰熊的赛后说,“所有人都尊重他。”
这些是东契奇(他拒绝接受关于这段故事的采访)自从6月份卡莱尔辞职之后对他的前任教练的最新评价。卡莱尔现在是步行者队的主教练,他因为新冠检测呈阳性,错过了步行者主场对独行侠的比赛。
独行侠的新任主教练杰森-基德已经带领球队打了27场比赛,努力想要清除这三个赛季球队的功能紊乱,修复破碎的梦想。这支打算围绕超级巨星建队的球队出现了裂痕,而这位明星球员还没有赢下任何一轮系列赛。
“这真的不是关于卡莱尔如何对待卢卡,”一位2018-19赛季效力独行侠的球员说,“卢卡只是不喜欢卡莱尔对待其他人的方式。”
*******
前独行侠队中锋萨拉-梅杰里,经常因为无法抑制火爆脾气而被裁判吹罚犯规。在2018年1月独行侠对奇才的第三节的比赛中,他很快吃到了两次技术犯规,而第二个技术犯规吹得非常快,梅杰里在下场之前找到卡莱尔解释当时的情况。
“你XX的就得了两分,你赶紧XX的下去!”卡莱尔指着更衣室通道对梅杰里大喊,这段对话被电视摄像头捕捉得一清二楚


第二天训练结束后,卡莱尔告诉记者,他和梅杰里进行了对话,并且“为我当时非常的情绪化、无理取闹和不专业的行为向他道歉”。
但球队人士并不认可这种行为,在他们看来,卡莱尔这么做非常正常。几位独行侠队的工作人员,从教练组成员到非篮球岗位的员工,告诉记者他们曾经被卡莱尔不尊重地恐吓过,他们说卡莱尔是粗暴且苛刻的,在他13年的任期中,卡莱尔还和好几名独行侠队的球员关系很不好。
一个来自队内的消息源说,梅杰里感到自己被卡莱尔轻视了,他认为教练针对他做出了不必要的严厉批评——而且通常是在全队面前。
而梅杰里对东契奇来说是个大哥哥的形象。梅杰里在2015年与独行侠队签约之前,效力于皇家马德里队,而当东契奇在青少年时期被提拔到这支西甲顶级球队的正式球队时,梅杰里对东契奇给予了关照,东契奇和梅杰里的关系非常好,以至于他在新秀赛季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特别要求梅杰里这位边缘轮换球员坐在他旁边。
卡莱尔和梅杰里之间的公开交流发生在东契奇被选中之前的那个赛季,但也表明了东契奇到来时,独行侠队更衣室里的紧张气氛。
在东契奇的新秀赛季早期,球员们在一次特别激烈的、有对抗意见的团队会议后几乎发生了集体叛变。球员和工作人员说,卡莱尔在几天后向球队道歉,并让深受球员欢迎的助理教练贾马尔-莫斯利在管理球员和教练组关系方面承担更多责任。球员们经常从教练组那里听到的是莫斯利的声音,有时候比卡莱尔的声音更多。
莫斯利和东契奇建立了特别密切的联系,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卡莱尔开始认为莫斯利是一个威胁。球队消息人士说,他认为莫斯利可能会接替卡莱尔的位置,但相反的是,莫斯利在7月成为了魔术队的主教练,就在独行侠雇用基德的几周之后。
七个月前,球队失去了另一位有价值的联络者:老将JJ-巴里亚。他在前两个赛季经常充当卡莱尔和东契奇以及其他球员之间的传达者,消息人士称,独行侠队的管理层对2020-21赛季季前赛结束后放弃了巴里亚感到后悔。

巴里亚是独行侠2011年总冠军球队的一名角色球员,即便他的出场时间减少,他也是更衣室的领导者,他帮助东契奇和波尔津吉斯走到一起,他在飞机上和他俩打牌,促进了这对核心搭档之间的沟通。

这种关系在上个赛季开始受到侵蚀,当时他们之间的尴尬非常明显,连互相击掌的时候都让人觉得不对劲。消息人士指出,卡莱尔没有去处理这件事,因为他和俩人的关系都不好。

波尔津吉斯很沮丧,他觉得自己是一支无法冲破首轮的球队的进攻备选,经常被当做一个接球就投的三分定点射手来为东契奇拉开空间。这在独行侠季后赛7场不敌快船的比赛中成为焦点:身高2米21的波尔津吉斯在系列赛的大部分时间里都被关在角落,因为卡莱尔相信他没有能力在低位惩罚快船的换防策略。

消息人士说,在进入休赛期的时候,波尔津吉斯感到非常失望,他私下里希望自己被交易。

卡莱尔一度试图修补他和东契奇的关系,这位教练在媒体上对他的明星大加赞赏,经常把他和拉里-伯德以及魔术师约翰逊等传奇球星相提并论,并且保护这位年轻球员不受批评,哪怕有时候逻辑根本说不通。

一个例子是,据消息人士透露,东契奇在去年训练营报到的时候体重超过了260磅(118公斤),而身体状态显然是他开局状态低迷的一个因素,但卡莱尔指责的是NBA在疫情下提前开始了新赛季,让东契奇的休赛期调整变得复杂起来。

但他们的关系已经走得太远了,东契奇和他的教练越来越疏远,而且随着比赛的进行,开始出现藐视的态度。

******

在2020-21赛季初,东契奇至少有一次在球队面前质疑卡莱尔的权威,“谁是管事的?你还是鲍勃?”这是在赛季初的一场比赛中,东契奇在回到替补席的路上大喊的,这个“鲍勃”指的是当时独行侠队的数据化研究主管哈拉拉波斯-沃尔加里斯,他的权利上升使得他在球队高层中有了很大的话语权,很多球员认为他对卡莱尔的阵容和轮换进行发号施令,球队消息人士说,卡莱尔很大程度会依赖沃尔加里斯的数据,但他总是拥有最终决定权。

还有一次,东契奇在上赛季季后赛首战第三节中段刚刚吃到第三次犯规,他对卡莱尔把他换下场表示不满。卡莱尔没有理会这位超级球星的手势,而东契奇的手势表达的是,他不怕犯规麻烦,想要继续打球。

当卡莱尔换上杰伦-布伦森的时候,东契奇短暂地把他的目光从卡莱尔身上移开,垂下头,攥紧手指挤压空气,好像要捏碎什么,东契奇一边朝卡莱尔叫喊着,一边走向独行侠队的板凳席走去,一路上都在摇头。

东契奇没有在板凳席尽头的座位上停下来,他又走了10步,直到走到场馆下层的矮墙边,他把头靠在胳膊上,背对着地板,在接下来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待在那里,当他回到替补席的时候,他站起来,再次对着卡莱尔的方向喊话,最后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达拉斯的替补席没有人转头去看,球员、工作人员和教练们已经习惯了东契奇对卡莱尔的咒骂,这位一代巨星和总冠军教练之间的关系随着每次冲突的发生而恶化。

在东契奇冷静下来后,卡莱尔重新让他回到了比赛中,他拿下了31分的三双,带领独行侠拿下了第一场比赛的胜利。这起插曲就像寻常一样。

*******

卡莱尔私下里开玩笑说,他现在已经有了选择性的听力,在比赛中可以无视东契奇对他的吼叫。东契奇经常在球场上对教练的决定提出异议,但在媒体见面会上,他避免谈论这些对卡莱尔的批评。

“如果我们需要谈论,我们就会谈论,”东契奇在上赛季客场险胜雄鹿的赛后说,在那场比赛里,他愤怒地比划着,他认为卡莱尔应该在最后一刻叫暂停,“我们不会在媒体上,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但是,对于所有的摩擦,东契奇和卡莱尔之间的合作并不是没有结果。

卡莱尔很快就把独行侠队进攻的关键交给了东契奇,由于他的速度和敏捷性有限,联盟中的很多球探和高管都怀疑他能不能胜任组织后卫。而卡莱尔尽可能地把球场空间拉开,给东契奇更多的创造性自由,比他之前带过的控球后卫的自由都多——包括2011年的总冠军控卫基德。

东契奇茁壮成长,赢得了年度最佳新秀,同时加入了杜兰特的行列,成为了过去50年来第二位在23岁以前就入选一阵的球员。

达拉斯的原始计划是让卡莱尔在2021-22赛季回归,但很明显,这位教练从一开始就会被放在火炉上烤。

在上赛季季后赛首轮第七场失利后,人们对卡莱尔的帅位是否稳固产生了合理的质疑,这是第一次,球队内的人不确定卡莱尔是否会回来,马克-库班在终场哨响后给出的暧昧回答也证实了教练的帅位不稳。

“让我告诉你我是如何看待教练的,”库班说,那天东契奇拿下46分14助攻,但独行侠依然败走斯台普斯中心,“你不会为了做出改变而做出改变,除非有一个你知道的好得多的人,否则很难说一定会有成效。”

卡莱尔原本打算在6月份的后几天前往东契奇的祖国,考察斯洛文尼亚国家队的训练营,并与独行侠队的核心共度时光,然而,这些计划在东契奇的要求下被取消了,消息人士说,在库班解雇了独行侠队长期的篮球运营总裁小尼尔森之后,东契奇表示希望他在准备参加资格赛时不要分心,因为当时斯洛文尼亚队正在争取奥运会的名额。

消息人士说,卡莱尔的合同还剩下两个赛季,他在那个时候向库班提出了延长合同的问题,而库班拒绝了这个想法,证实了对卡莱尔工作状态的怀疑。

在这一周的晚些时候,这位独行侠队史上最成功的主教练通知库班,他将辞职。

******

消息人士说,还没有行使影响人士决定特权的超级明星东契奇,从未要求卡莱尔离开,他最终也没有必要这么做。

“你永远不希望到了某个时间点,你发现自己落伍了,”卡莱尔说,“我只是觉得这是个正确的时间。”

卡莱尔在他认为的正确时间更换了工作,一周后,他和步行者队达成了一份为期4年,价值2900万美元的合同。

“我对我与马克-库班以及独行侠队共事的13年充满感激,”卡莱尔说,“我很珍惜我们在2011年夺得总冠军的记忆,以及我作为教练在那里学到的一起,我很荣幸能与德克-诺维茨基以及卢卡-东契奇这样的一代球星共事,并且和那么多的球员在独行侠队共同成长。”

“见证卢卡三年来的天赋是我的荣幸,”卡莱尔继续说,“他每天晚上都在做惊人的事情,而且将会继续做下去,我对有机会能在印第安纳执教感到兴奋和感激,并且希望独行侠队上下一切顺利。”

目前卡莱尔执教步行者的战绩是12胜17负,他拒绝对这个故事发表进一步的评论。

在卡莱尔离开后不到三周,独行侠队聘请了基德,消息人士称,基德是唯一被认真考虑的候选人。

东契奇没有对基德有任何公开的不满,基德把与球员的沟通放在首位,他任命东契奇、波尔津吉斯和小蒂姆-哈达威为三人领导委员会成员,在委员会的建议下,基德在独行侠对火箭的主场揭幕战中让全部15名球员都上场亮相,这种罕见的做法旨在强调独行侠队的友情,以及表达了球员和教练组的关系得到了改善。

“你谈得越多,就会越好,”东契奇在那天晚上说,“交谈可以解决一些问题,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

虽然基德总体上是乐观和积极的——他试图纠正卡莱尔任期内的文化缺陷——但他在整个赛季都在公开挑战东契奇。

在季前赛期间,基德督促东契奇“要相信你的队友”,在最近输给鹈鹕队的比赛后,基德说东契奇需要更有选择地向裁判抱怨,并指出了抱怨会导致球队被对方趁机打反击。

消息人士说,在卡莱尔辞职后,波尔津吉斯已经重新找到了比赛的热情,基德特意给波尔津吉斯开了绿灯,让他可以投一些卡莱尔想从他的武器库里删除的那些球。

波尔津吉斯的整体进攻数据与上赛季类似——他在低位进攻方面更加有效,但在三分线外却很低迷——但他明显更开心,他和东契奇的化学反应也有所改善,因为两个人都渴望新赛季的开始,这也是基德领导下的独行侠队所提到的更好的“氛围”的一部分。

“如果你不能享受乐趣,那就很难打球,也很难付出你的全部,”波尔津吉斯在最近战胜快船的比赛后说,“我觉得我们今年有这样的环境。”

但是,虽然球队的文化似乎正在恢复,可至少在本赛季的前三分之一时间里,球场上的表现却没有提升。

独行侠像上个赛季一样,在东契奇发挥出自己的状态时,仍然有一个让人失望的开局,独行侠目前14胜13负,在过去的14场比赛里输掉了9场,这种低迷是在东契奇因为左脚踝扭伤缺席3场比赛时开始的,而他的左脚踝还没有痊愈,东契奇在输给步行者的比赛中再次扭伤了脚踝,他将在对湖人的全美直播比赛中连续缺席第三场比赛。

本赛季,独行侠队的进攻效率(108.4)在联盟中排名第17位,与过去两个赛季的第1位和第8位相比,排名急剧下降。

基德在最近的失利后,将没有在休赛期进行任何重大补强的独行侠队称之为是一支“不是为防守而生的球队”和“一支没有跳投的球队”,他多次指出,当投篮不中后,独行侠队往往会“垂头丧气”,公开要求他的团队要更加成熟,更多展现精神上的坚韧。

“我们必须团结起来,”东契奇在主场全程被压制,败给骑士队的赛后说,“这就是真正的球队在困难的时候所做的事情,就是坚持团结在一起。当一切都很好的时候,团结起来很容易,但是你知道吗?困难的时候,才是你必须要团结在一起的时候。”

作者:文若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