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美国驻华大使“尘埃落定” 专家:他“不是鹰派,不是鸽派”

来源:成都商报 2021-12-17 19:54 责编: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新任美国驻华大使“尘埃落定” 专家:他“不是鹰派,不是鸽派”

据新华社消息,美国国会参议院16日以75票赞成、18票反对的表决结果,批准美国总统拜登提名的前资深外交官、哈佛大学教授尼古拉斯·伯恩斯出任驻华大使。这意味着时隔近5个月后,美国驻中国大使人选终于尘埃落定。今年7月28日,中国新任驻美大使秦刚抵美履新。

一个多月前,拜登提名的数十位大使中,只有少数获得参议院确认,因此在其上台近一年后,美国在一些国家的大使职位仍然空缺。而新任美国驻华大使从提名到通过耗时近4个月,自去年10月起更是空置近14个月。

↑资料图。尼古拉斯·伯恩斯 图据视觉中国

↑资料图。尼古拉斯·伯恩斯 图据视觉中国

这一职位为何空置一年多,伯恩斯将是一位什么样的驻华大使?浙江外国语学院美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王冲向红星新闻记者作了剖析,并就新任大使及拜登政府的对华态度,以及中美关系近一年来的“年度总结”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美“国内事务优”驻华大使职位空置一年多

伯恩斯此番获得参议院确认,距去年10月前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卸任已有一年多。王冲表示,这其实是“美国内部政治的需要”。这么长时间的空置虽属很罕见,但由于时机特殊,正好赶上了美国政府的换届。

此前,美国驻外大使大量空缺的情况曾引发忧虑,美国外交服务协会主席埃里克·鲁宾曾表示:“无论是在其他国家还是美国,都没有在如此久的时间内,缺少这么多的外交大使。”“快一年了,美国都还没有填补一半的大使空缺。”

王冲指出,对拜登政府来说,上任后国内事务优先于国际事务;而国际事务中,其同法德、日韩等盟友关系的修好和从阿富汗撤军等又排在了最前面,驻外大使的任命优先级相对就没有那么靠前。

尽管驻华大使之职空悬,但有临时代办处理相关事务,中美两国的事务也都在正常进行。同时,从时间上看,美国驻华大使、驻日大使的提名以及参议院的确认过程、时间点也差不多。王冲认为,这客观上也说明了驻华大使人选方面的困难。因为拜登政府需要找一个“鹰派”“鸽派”都能接受,共和党、民主党都能接受,拜登信任,又能做点事的人,这确实费了一些时间。

因“立场软弱”任命受阻? 专家:主要是程序性原因

从伯恩斯8月20日获得提名,截至12月16日通过,耗时近4个月,外媒报道称是因两党“内斗”受阻。据悉,伯恩斯的提名11月初就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通过了,但共和党议员卢比奥和斯科特,以伯恩斯对华“立场软弱”为由进行阻拦。

对此,王冲向红星新闻记者解释道,在美国两党矛盾日益激化的情况下,斗争的确比以前更加激烈。“如果说以前激烈到70分,现在可能到了90分”,也会导致耗时稍长。至于卢比奥,王冲指出,他是对华特别强硬的人,“反对一切,只要觉得没有他强硬,他都要反对”,这并不是只针对伯恩斯一人或一事。

↑10月20日,美国华盛顿,伯恩斯出席参议院提名听证会。图据视觉中国

↑10月20日,美国华盛顿,伯恩斯出席参议院提名听证会。图据视觉中国

不过,王冲认为,驻外大使的确认拖延日久,总的来说还是“程序性的原因”。两党为了提高债务上限问题、基建问题忙碌,参议院、众议院的日程其实很紧张;同时,在表决之前也需要同反对者进行协调沟通,这个过程也需要时间。

对于一些称拜登政府是“弱政府”的质疑,王冲表示,当前的政府参、众两院都在手里,并不是一个“弱政府”,而是本届政府在一个特殊环境下的特殊风格。拜登是一名老政客,做事慢,其风格在贸易战的关税问题等其他很多方面也都有体现。除了风格问题,这也是因为国内、国际需要处理的事情太多。

非“鹰”非“鸽”?伯恩斯对华主张“接触加遏制”

在伯恩斯获提名后,他的对华态度、外交理念都备受关注。10月的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提名听证会上,他也曾对中国事务进行过系统性的发言。在王冲看来,伯恩斯“不是鹰派,不是鸽派。”

公开资料显示,伯恩斯掌握英语、法语、希腊语和阿拉伯语等多门外语,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外交官。从资历来看,伯恩斯是苏联问题专家,当年美苏会谈几乎所有的重要会议都在场参加。同时,他也是中东事务专家。

↑尼古拉斯·伯恩斯曾是哈佛大学教授。

↑尼古拉斯·伯恩斯曾是哈佛大学教授。

据了解,在对华态度上,伯恩斯曾提出“不要去夸大中国的威胁,也不要低估中国的能力”。他认为中美既要竞争又要合作,与拜登政府的政策一致。王冲指出,从三件事上就可以看出伯恩斯对中美竞争的基本看法:第一,他主张在“一带一路”方面和中国展开竞争,在全世界推广美国的资本及技术,在全球进行经济竞争;第二,他认为南海局势是紧张的,中美元首之间应该设立电话热线,保持沟通来避免误判;第三,他认为中美竞争的关键在于科技竞争。

总的来说,伯恩斯主张以“接触加遏制”的方式来取得对华优势,美国在中美竞争里面怎么能获得优势,他的理念就是要“自信”,曾提出“美国一定要保持自信才能应对中国的挑战”。

专家:过去近一年,“中美关系基本盘是稳下来了

目前,拜登政府执政已近一年,对于这段时间中美关系的态势及未来走向,王冲认为,中美在基本盘方面、相互定位方面有所稳定、有所缓解,在包括气候问题在内的国际领域有一定程度的合作,但在核心议题上的矛盾并没有得到根本的缓解。

首先,拜登政府上任以来,“中美关系的基本盘是稳下来了,两国关系的定位从以前的‘三分法’改为‘二分法’。”王冲解释道,“三分法”即“有冲突、有竞争、有合作”;现在,经过中方的斗争,美方也提出中美关系“一方面有竞争,另外一方面也有合作”,这种“二分法”基本符合现状。

第二,王冲指出,近一年来中美保持了一定的沟通,有两国元首两次通话、一次视频会面等高层沟通交流,举行了阿拉斯加会谈,美国副国务卿舍曼也有了天津之行。秦刚大使已经上任,伯恩斯也行将上任。两国的沟通交流基本恢复,比特朗普时期有了一定的进展。

第三,尽管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中美交流也在慢慢恢复。美国前不久承认了中国的疫苗,几十万中国留学生今夏也拿到了赴美签证。此外,在气候变化方面,中美今年也发表了联合声明。

不过,中美关系也还面临一些问题。王冲指出,美国一再在台海问题上探测中方底线,军事方面的关系比较紧张,包括美国在南海地区的存在、中情局成立“中国任务中心”、美国防部“太平洋威慑倡议”预算高达70多亿美元等,会引发一些紧张感;此外,经贸方面的问题依然悬而未决,尽管财政部等部门意识到应该降低关税,有利于缓解美国的通胀,但实际上很难达成共识,实际执行可能导致共和党批评,对其不利。

另外受选情和民意影响,王冲指出,2022年,美国两党将面临中期选举,而民众的不满感、不安全感在增加,拜登政府为了中期选举的胜利,下一步可能还会在一些议题上展示一些对华的强硬姿态,争取选民支持。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